logo1台海网首页台海新闻厦门新闻天下新闻商务中心民坊社区台海播客福建3G门户
版面图 厦门疾控中心发布重要健康提示厦门上演六月大片送酒友到电梯口还遭百万元索赔三少年下海两个没上岸暑假来参加导报夏令营
<- 文章标题搜索 DateSearch <- 日期检索
01 封面 2020.6.16 星期二

好心请客,酒友溺亡
送酒友到电梯口还遭百万元索赔
    好心宴请,还热心将共同饮酒的酒友送至酒店,酒友溺亡还要赔?这种情形,酒宴组织者要不要对酒友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近日,集美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样一起特殊的侵权纠纷案。据悉,事发当天,宴会组织者已将饮酒同伴送至电梯口,但后来该酒友又自行外出,最终意外溺亡。
    经审理,集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酒宴组织者无需承担赔偿责任。不过,一审后,死者家属不服判决提起上诉,最终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了一审判决。
    
1 起因 好心宴请朋友,结果引发悲剧
    这场悲剧与喝酒有关。原来,2018年11月10日晚,张先生夫妇及李先生夫妇在安溪县一家酒店请小白等人吃饭喝酒。
    当晚21时许,他们又一起去该酒店楼上的KTV唱歌并饮酒。当晚23时许,张先生夫妇及李先生夫妇、小白一起走到住宿酒店。
    办好住宿手续并拿到房卡后,李先生夫妇将小白等人送至电梯门口。之后,小白上了电梯,未待电梯门关闭就又从电梯出来,然后从住宿酒店地下停车库离开酒店。
    2018年11月12日23日许,在安溪县某地发现小白的尸体。经司法鉴定,认定小白血样检出乙醇和正丙醇,乙醇含量为171.19MG/100ML, 正 丙 醇 含 量 为4.50MG/100ML。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载明,小白死亡原因为溺水。

2 争议 酒友不幸溺亡,宴请方要不要赔?
    案发后,小白的父母及妻子向集美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共同赔偿1619143元(其中包括死亡赔偿金10003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480135元和丧葬费等)。
    小白的父母及妻子认为,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在明知小白大量饮酒且已醉酒的情况下,未及时将小白送至房间妥善安置或联系家属,就径行离开。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主动约小白前往安溪就餐饮酒,未尽到安全保障和注意义务,未及时妥善安置醉酒的小白或联系家属,使小白独自一人陷于危险,最终造成悲剧发生。
    因此,原告认为,这两对夫妇对小白死亡均有不同程度过错,应对小白死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面对小白家人的起诉索赔,被告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都答辩认为,小白死亡并非一起喝酒造成的,是他自己出去溺死的,要求赔偿没有道理。

3 判决 宴请方没过错,驳回索赔请求
    法院结合庭审查明的事实,认为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基于朋友情谊宴请小白,没有证据表明在吃饭唱歌期间李先生等人对小白有进行劝酒、灌酒的行为。且饮酒之后,小白等人是走路到住宿酒店,可见小白行动正常,此时并未处于醉酒状态,故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在与小白饮酒过程中均不存在过错。
    饮酒之后,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将包括小白在内的4人安全送至酒店住宿,待所有人办好手续拿到房卡并送至电梯后方才离开。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作为酒宴组织者,已经尽到了相应的安全注意义务。从监控录像中可见,小白办理住宿手续时神志正常,并没有醉酒的相关表现。
    另外,根据小白的死因报告可知,小白的直接死因是溺亡,小白溺亡是在其自行离开酒店后发生,而其离开酒店的行为也出乎一般人预料,且监控中可见其离开酒店时步伐稳定还边走边玩手机,也可证明当时小白未处于醉酒状态。
    因此,集美法院认为,本案被告均不存在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情形。小白父母及妻子主张小白饮酒后处于严重醉酒状态而被告却未尽到安全保障和照顾义务,缺乏依据,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小白的父母及妻子不服上述判决,向厦门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近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判决判决,最终维持了一审判决。

法官说法

将酒友送到电梯口,已经尽到照顾义务
    法官说,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基于同学情谊宴请聚会人员属于善意行为。对于小白的死亡,组织、参与聚会的人员只有在存在与该后果有相关过错的情况下,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而聚会同伴之间对于酒后同伴的照顾义务,应当根据当时的饮酒状况,同伴在饮酒后的状态,酒后休息场所等条件等因素进行综合评价。
    本案中,小白在聚会后能够自行步行至酒店,能够与他人打电话,上述事实很难令在场的同伴觉得小白处于神志不清、丧失判断能力的状态。所以,依照该种情形,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为小白安排住宿并将其送到电梯口,应当视为已经尽到了同伴间的照顾义务。小白之后自行离开酒店,不是李先生及张先生夫妇能够预见的。
    可见,在共同饮酒过程中,如果其中一人处于饮酒过量或者醉酒的危险状态,那么其他共同饮酒的人应当承担保障醉酒者免于发生危害的谨慎注意义务,但该注意义务以一般人的普通注意为限,应在一般人的可预见范围内。因此,综合案件事实最终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相关案例

酒友“见死不救”被判赔偿15万
    男子和老乡喝酒,酒后摔倒醉卧路边,酒友两次弃他于路边不顾,让他独自躺在街头,导致他超过12个小时才被送进医院急救。为此,男子怒告酒友索赔。此前,海沧区法院也审理过这样一起酒友之间的索赔案。
    原来,来厦找工作的小钱和阿飞是老乡,事发前阿飞介绍小钱到厦门老朱处工作。为此,阿飞组织三人饭局商谈相关事宜。席间,三人一共喝了两瓶45度白酒和一些啤酒。期间,老朱有事先离席。
    随后,阿飞与喝醉的小钱步行回前者出租屋途中,小钱在村道巷口摔倒导致头部受伤。
    阿飞在小钱醉酒摔倒后独自离开,让小钱躺在路边无人看管,未报警或呼叫救护车,也未采取其他救助措施。次日清晨,阿飞去路边探看小钱,叫了五六声小钱均未应的情况下,阿飞再次未采取任何救助措施即离开。直到中午11时,小钱才被一路人发现后报警。接到报警后,警察叫来救护车将其送至医院急救。
    经医院急救后诊断,小钱急性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上肢挫伤、肺挫伤、肺部感染,另外,还有肝功能异常。经鉴定,小钱身上多处受伤,其中最重的一处伤残程度为七级伤残。
    为此,小钱一怒之下,就将酒友阿飞告到海沧法院,要求阿飞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各项损失合计54万余元。
    面对酒友小钱的起诉索赔,阿飞答辩称,本次事故是由小钱自己醉酒所致,小钱自己应当对本次事故负全部责任。
    海沧法院审理后认为,在小钱醉酒摔倒后,阿飞因先前的共同饮酒行为对小钱负有救助之义务。但阿飞在当晚直至次日早晨再次返还,均弃醉酒摔倒的小钱于公共道路不顾,且未采取任何救助措施,阿飞存在过失,故阿飞应对小钱的损失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最终,法院认定,小钱受伤后的各项损失为51万余元,小钱对损失应自行承担70%的责任,阿飞对上述损失30%的部分,即承担15万余元赔偿责任。

专家说法

共同饮酒四种情况要担责
    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健雄:如果共同饮酒者存在以下情节,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一是强迫性劝酒,如故意灌酒、用话要挟、刺激对方喝酒,或者在对方已喝醉、意识不清、没有自制力的情况下,仍劝其喝酒的行为;二是明知对方不能喝酒,如明知对方的身体状况,仍劝其饮酒诱发疾病等;三是未将醉酒者安全护送,如饮酒者已经失去或即将失去对自己的控制能力,神志不清、无法支配自己的行为时,酒友没有将其送至医院或安全送回家中;四是酒后驾车未劝阻导致发生车祸等损害的。
律师说法
举杯共饮负有哪些责任?
    福建自晖律师事务所主任林敏辉律师:作为共同饮酒人均应预见到饮酒过量可能发生的危险和损害,采取最必要、最适当的方式控制饮酒带来的损害,这是共同饮酒人应负的合理注意义务。所以,在饮酒过程中有明显的强迫性劝酒行为,如故意灌酒、威胁喝酒等,导致饮酒人死亡的,已明显违反了合理注意义务,灌酒人应作为侵权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且,在特定的情况下,如故意通过强迫他人喝酒从而使他人身体受损或死亡的,灌酒人可能还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另外,宴请方对酒友负有法定的合理注意义务,该注意义务包括劝阻饮酒频率过快、饮酒数量过大的义务,以及酒后的积极救助义务、劝阻酒后开车等。

导报记者 陈捷 通讯员 集法宣/文 陶小莫/漫画
            
关于台海网 - 广告服务 - 广告价格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1 taiha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备案号(20060501) 闽ICP备案(闽ICP证07001623)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