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1台海网首页台海新闻厦门新闻天下新闻商务中心民坊社区台海播客福建3G门户
版面图 诗歌教育仍处尴尬境地华厦学院举行供应链教改研讨会厦门海洋学院让市民圆梦航海
<- 文章标题搜索 DateSearch <- 日期检索
18 学堂 2017.12.12 星期二

诗歌教育仍处尴尬境地

    最近,全国各地小娃娃们作的几首诗被整成合集——《熊孩子的“天才文案”》后,成了朋友圈里的“爆款”。比如4岁的王子乔写的诗《风在算钱》:“谁也没有看见过风/不用说我和你了/但是纸币在飘的时候/我们知道风在算钱”……类似的作诗水平,让不少大人甘拜下风。
    在厦门,尽管诗歌教育在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阶段仍处于备受冷落的尴尬境地,但近年来,岛内外也有一些小诗人初露头角,个别中小学更是将诗歌教育纳入了校本课程,“力捧”诗歌成为校园主流文化特色。
校园内“小诗人”群体极小众
    “早晨,迎着朝阳,太阳升起的地方,便是我的学校。晚上,追着日落,太阳落下的地方,便是我的家。”前几日,北师大海沧附属学校学生童彦文又突然来了灵感,遂作诗一首——《早出晚归》。
    在两年多以前,童彦文的诗就爆红网络,其中一首题为《小朋友》的诗最受关注:“他是如此快乐/他笑嘻嘻着来到世界/他会开心,会伤心/他不像大人那样/他就是小朋友。”当年9岁的他,凭借《一粒种子》、《飞鸟集》、《夜》和《小朋友》四首诗“一夜成名”。
    像童彦文这样小小年纪就初露头角的“小诗人”,这几年在厦门一些学校也都出现过。比如松柏二小的柳竟远在校内就是小有名气的小诗人,最近他以儿童诗《红色就是放假》荣获全国童诗大赛二等奖,同校的黄诗琼则凭着《喜欢看书的风儿》获得全国童诗大赛优秀奖。关键是,该赛事征集的近千首童诗作品,都由全国童诗界泰斗王宜振老先生亲自审阅评定。
    此外,湖明小学、厦门六中等校曾经也都有学生在校期间就出版个人诗集。厦门一中此前在高一和高二年段举办过的三行诗比赛,学生写出的三行诗甚至惊艳了评委老师。比如特等奖诗作:“我的同源染色体/就算三年后注定分离/也早已把我的心,交叉互换”。“这不是一个写诗的年代”早已成为共识,所以,在厦门的绝大多数中小学,小诗人其实都是极其小众的群体。厦门一中一位老师说,在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诗歌教育已被冷落多年,这是常态,因为中高考并不要求学生会写诗。
一些学校坚持诗歌栖居校园
    业内老师说,厦门界内,真正用心在做诗歌教育的中小学有四五所。其中,大同中学是公认的“诗之校”,松柏二小的诗歌教育也是该校最大的亮点之一。
    2003年,大同中学詹荣康老师在校内创办了《大同诗歌报》,一办就是14年,詹荣康清楚地记得,截至今年7月,由他担任主编刊出的《大同诗歌报》总共有228期。还有已连续举办8年的五月诗会,它配合学校专设的“诗与歌”、“诗与画”、“诗与舞”等课程以及由校内老师编著出版的《诗与歌》等教材,一直在努力着要让诗歌栖居校园。
    从去年起,詹荣康还在初一年段首开“诗书画”校本课,以诗歌切入,穿插讲解书法绘画,因为詹荣康认为,艺术是贯通的,他想打通诗书画艺术的界限,也相信“这样的课程能让孩子们将来对艺术的理解有更开阔的眼界”。
    而在松柏二小,全校学生每两周都上一次专业老师任教的诗歌课,校内的诗歌班里有五十几名活跃的“小诗人”,学校也专门为孩子开发了一系列符合一到六年级学生学龄特点的《儿童诗》教材。今年6月,松柏二小的第五本学生诗集《翠笛集》由鹭江出版社正式出版,其中收录了200多首孩子们创作的高质儿童诗。
    松柏二小《儿童诗》教材的开发者之一苏志展老师说,诗歌教育不像其他竞赛那样轰轰烈烈、热热闹闹,它需要老师和学生都“耐得住寂寞”,处处赏析,静静写诗,而诗教成果的显现,也需要时间,“一个从一年级就开始学诗的孩子,有可能到了六年级才灵光一现。”
    有人说,“考试又不考,竞赛也没地方参加,学写诗不是白费劲吗?”但是,因为相信诗歌教育对孩子内涵修养强大的熏陶作用,松柏二小一直没有放松这份坚持。尽管现如今中小学的诗歌教育是断档的。
诗文教育能内化为高段品位
    詹荣康说,中高考试卷中涉及诗歌的内容,考的都是阅读能力,因此平时绝大多数学校的语文课教学都以阅读为主,教学生如何去分析、解剖一首诗,比如教学生如何判断某一首诗的意向或其使用的修辞手法等等,但这样的教学角度无法培养孩子写诗的能力。所以,“现在绝大多数学生是不会写诗的”。
    此前,詹荣康也曾多次参加厦门市思明区中小学诗歌夏令营,评审过许多学校学生的诗作,他说,现在的学生所作的诗有个明显的特点:模仿的意味很浓,这取决于当代学生的阅读背景。首先,孩子们小时候背的都是唐诗三百首,所以他们很喜欢用五言七言写诗。其次,他们从小接触的诗基本都是课本里收录的,这些诗是各个历史阶段的优秀诗歌,它们所产生的时代,以及写作的内容、手法都不一样,“很杂,没有固定的流派,因此现在学生写的诗,大诗人们往往看不惯”。
    但詹荣康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中小学阶段打好基础,将来再往精了学,也是好事”。
    三年前,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曾到演武小学交流,省里市里宣传部的相关领导都登门请教:“怎样让诗歌走进校园?”余光中说:“中文是美丽的、了不起的文字,语感的培养注重吟诵,通过吟诵去体会其中的气势节奏韵味。用分析的、概念式的东西来教诗歌,会破坏美感,败坏学生的文学胃口。”
    余光中认为,培养语感,中小学阶段最重要,他相信稳定根底必须深固于中学时代,等到大学再来补救就太晚了。而即使学生将来不当诗人,诗文教育也能内化为高段品位,有中文构成的民族文化品位的基石在,人会更懂什么是美、什么是善,无论从事何种职业都会超凡脱俗。
导报记者 梁静/文 陈巧思/图
          
关于台海网 - 广告服务 - 广告价格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1 taihai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备案号(20060501) 闽ICP备案(闽ICP证07001623)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